广州玻璃贴膜价格联盟

1700万拍卖「初夜」,卖掉的不只是那层膜 Ⅰ 安全情报 52

怕怕安全情报局2019-07-10 16:40:08

「怕怕安全情报局」

专注于女性身心安全话题

根据大部分真实案例分析

为女性自我保护提供解决方案


我是怕怕君。


俗话说,爱情是无价的。


但爱情中包含的东西,不一定都是无价的。


前一阵一个18岁的罗马尼亚女孩在网上公开拍卖自己的初夜,最终以23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700万)的价格拍卖成功。


买走她初夜的是某香港富商,姑娘名叫Aleexandra Kefren,是一名职业模特。



姑娘长得可谓是「盘正条顺」,有着漂亮的脸蛋和让怕怕君看了再也不想吃饭的身材。起拍价格式85万英镑,事后Kefren还因为这件事接受媒体采访。采访中她表示,自己是在15岁时看了《桃色交易》受到的启发,可以卖掉自己的初夜。


但她并不是第一个干这事的人。


2009年,圣地亚哥22岁姑娘Natalie Dylan把自己的初夜炒到了390万美元(约合2400万人民币)。



2012年巴西姑娘Catarina以78万美元(约合490万人民币)的价格把自己的初夜卖给了一个日本人。



2016年选美亚军的俄罗斯姑娘,瞒着家人跑去迪拜,把自己的初夜以8000英镑(约合7万人民币)的价格卖掉。



2017年18岁的乌克兰女孩在网上拍卖初夜,定价为1500英镑(约合1.3万人民币)。



19岁美国姑娘Giselle在网上拍卖初夜,最终以250万欧元(约合2000万人民币)卖给一个中东商人。



近年来,国外女生叫卖初夜成风,动辄都价值百万、千万。澳大利亚还曾办过真人秀节目,让少男少女拍卖「初夜权」



如果觉得只是外国人对于性方面思想比较开放的话,那下面这个知乎题主的问题可以充分说明这种想法是普遍存在的。


为什么这些女性要贩卖初夜?



 获取利益


出售初夜其实已经不算罕见,这次这位模特引起了大家关注的原因是她在接受采访时表达的观点让大家陷入了激烈的讨论。


在采访中得知,kefren的父亲是一名防暴警察,母亲是一名药剂师。家境虽不算富裕,但也算正常偏上。但她总觉得自己家境贫窘,需要钱来赡养父母,想给爸妈买房子,家里人不同意她这样做,甚至父母一度要跟她断绝关系。


但她觉得这样没有什么问题,与其把初夜给最终会分手的男朋友,不如拿来换一笔钱,这样还可以出国留学,毕业后还可以自主创业。



这笔利益还是很可观的,于是产业链马上生成,一个名叫Cinderella Escorts的网站诞生了,它位于德国,专业提供高端伴游服务。


网站盈利十分可观,对于批判和质疑创始人表示:「没人强迫这些姑娘去做什么,她们有自己的思想,对于性有自己的选择。」


想要和网站上列出的姑娘发生关系,男士必须先交40%的定金给网站,然后才能和姑娘见面。见面后,剩下的60%以现金的形式直接支付给姑娘。



高端机构要价不菲,最高达高1730英镑/小时。网站还作为中间商协助想拍卖自己初夜的少女抽取20%作为佣金。


收了佣金也是要负责的,网站会专门情专业医师来给这些处女检查,并开具:“从未有性行为”的证明报告。除了当地医生的证明材料,网站还支持买家自己联系医生进行二次检验。


网站创始人表示:”如果你认为我是个皮条客,那显示你太肤浅。这个行当绝对是帮人不是害人。想想把姑娘们处于无保护的状态下给一个渣男夺走第一次,还不如有保障的情况下让她们得到更多的实惠。“



 标榜女性性自由


上文中19岁的美国女孩Giselle表示:「出卖初夜是女性解放的一种形式,希望人们可以打破禁忌」。



于是不少拍卖初夜的女性跟风表示:身体是女人自己的,如何处理第一次是自己的权利。选择卖出初夜,是性自由的表现。


“性自由"口号流行于20世纪60年代的西方尤其是北美。它是从反对男女不平等的婚姻观念和性观念开始的,然后走到一个极端,认为身体和性都是个人财产,自己可决定如何处置、使用。


真正的性自由本应建立在道德标准上的有限制的自由。不应该是用物质或金钱来交换和衡量的。



情感不顺


美国加州23岁姑娘Baliey Gibson原本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一直恪守「婚前不能有性行为」的她,却因为男朋友2次跟别的女人上床,决定要卖掉自己的初夜。


“我以为用我的童真可以换男友一辈子的忠诚,但我现在知道她根本不值得我这样做。我等错了人,所以我要用我身上「有价值的东西」去让生活变得更好。”


于是她联络上内华达州知名妓院”月光兔子牧场“的老板Hof,对方听完她的故事后,愿意帮忙拍卖,所得报酬一人一半。


外界提出了很多批判,但姑娘回应道:“我知道很多人不认同我的做法,但我很满意自己作出这个决定。这是我的身体,我有权作出我想做的事情。我不认为利用童贞赚钱就会让我变成坏人,同时和很多男人性交也不代表就是坏人,我只是做出选择,我等待过,现在想要卖掉。”


很多贩卖初夜的姑娘年纪不过16、7岁,她们还没经历爱情的时候,就对初恋彻底失望了。


所以本着与其伤心又伤身,不如把初夜卖掉,物有所值。



对社会造成的影响



拍卖初夜,无疑是用实际行动标志了“初夜的特权化”


如果说我们抵制卖淫,那拍卖初夜和卖淫同样都是性交易,凭什么初夜就开价如此之高?这难道不是在煽动“处女论”的风气?


“处女论”一直是性别歧视的一种表现,然而这种陈旧的贞操观还是融入在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其实对于是不是处女根本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重要。但把“初夜”特权化,等同于把女性贞操物化。所以很多姑娘为了所谓的贞洁,或者为了满足男朋友/老公的“处女情结”,弄虚作假。


除了各种小广告上张贴的“修复处女膜”外,某宝又出现了新型神奇—处女血。



这个东西方便快捷,外表就是一颗胶囊。行房前塞进去就可以,据评价说有膜感,血色逼真,仿真程度高。


但如果表演一旦被看破,可能苦心经营的感情瞬间就会烟消云散。一边追求平权,一边用着假处女血来编造假象。


处女与非处女只是一个人的过去,但谎言却是你的未来。




女性如果无法用自己的能力去创造价值,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在人格和经济上都不依附于别人。那么就无法实现真正的性自由。


我们所追求的性自由不是想睡谁睡谁,而是不想睡就可以不睡。享受和追求平等的性爱。


当一个人把自己明码标价到处兜售贩卖时,他作为人的价值就已经不存在了。


也许会有人从另外的角度来解释这些姑娘做出类似行为的目的,“她们或许是太穷了”、“她们遇到了一些困难”。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只是用另一种方式摒弃了自己的道德和底线,开始权衡利弊,让自己的利益实现最大化。“苦衷”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可以正说反论的。


一个姑娘每天认真工作,拿着并不算多的工资,一点点的攒钱。也许听起来确实辛苦。卖初夜一晚上可以赚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或者更多的钱,何必这么拼命工作?反正一辈子工作也赚不到那么多钱。


但是,初夜只有一次,人生却很漫长。




之前的文章中,我有写到各大品牌或者男性去物化女性的案例。但最让人无能为力的是女性的自我物化。


很多姑娘过了某一年龄阶段,开始担心自己的归宿。


于是去相亲,相亲的评分无非是对方是否有车、有房,工作是否稳重上升,户口在哪里。


那么同样来说,男性的选择条件就比较专一了,是否漂亮,性格是否融洽。


婚后,找到条件较好丈夫的姑娘们又开始惶恐丈夫会不会在外乱搞,没过多久就会抛弃自己。于是想方设法的开始繁衍后代。


这就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件商品,在货架上的时候担心卖不出去,卖出去的时候担心买家钱不够,卖出手后又担心用旧了被抛弃。


从没有想过个人价值,而是把自己的价值交给别人去评价。成为依附于他人存在的存在。


而当你给你的身体或未来标了价格,不论是一万还是一千万,在出价的人眼中,你只是一件买得起的商品而已。


电影《桃色交易》中,女主角用100万拍卖了自己一夜,当时她认为这是一笔划得来的买卖,却未曾想到给她的生活带来无尽的麻烦。


女性的自我物化,钱虽来的容易。但用身体做为交易来的钱,花完了就没了。但你也失去了选择自由和独立的权利。


“年轻就是女人最大的资本”这句话是个悖论,也误导一些女性将自己当作物质交换的筹码。所以她们误认为用年轻和姿色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换取金钱。比如之前的“佳丽贷”。


而在物欲被满足的短暂快感消失后,又还能剩下什么?


独立,不单指女性在经济上自立,更多是独立于人格和思想上的自立。完整的自立体现在内心强大,有主见,有能力,有行动力和财力着五方面。


没人喜欢费力,都乐得轻松。没人喜欢繁琐,都喜欢便捷。没人喜欢勤奋学习,人们喜欢最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这是人性。


那天看到李敖的一句流氓话,大致意思是:你不能等有了灵感才写文章,一如妓女不能等有了性欲才接客。


当时读到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你我皆凡人,不是说这辈子一定要解锁什么大的成就。但似乎,人生有些事,机会也好,麻烦也好。他们就像客人一样说来就来。你还必须要接住,而接住了的那些人似乎也不全都命好。


但仔细琢磨发现他们都有个共同点:多多少少都有点准备。


所以纵使痛苦,也意味着你在成长。你想和过去、和现在不一样,这就是我们独立和努力的意义所在。


但努力不见得有成就,计划不如变化快这当然没错。但只有你朝着这方向奔过去了,你才有资格说出这句话。


虽败犹荣。


小时候最讨厌练字,因为练字我不能跟小朋友出去玩,失去了跟暗恋的小男生一起吹大大卷的机会。有一次我哭喊着质问我妈:练字有什么用!

我妈从书中抬头看着我,目光逐渐深邃起来:那样,字会好看一点。


所以现在走的累一点,为的是以后的路能够平整一些。



我是痞老板,我的个人微信:ywz_test

如果你有什么想分享、想咨询的。

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