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玻璃贴膜价格联盟

平板显示产业以华星光电为龙头崛起的光明样本

扩展资讯2018-12-05 16:20:26

伴随着电子信息消费和“多屏化时代”的来临,中国平板显示产业近年来异军突起。从2005年我国面板全球占有率不足1%,到2013年首度成为全球第三大平板显示生产地,未来几年全球面板的投资主要在中国,我国的平板显示产业将再跃上一个大台阶。

在这一波发展浪潮中,由于产业链集中,配套完善,在人才、技术和专业分工、制造、品牌等方面的优势,深圳在全国平板显示产业中地位突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展平板显示产业,深圳是我国平板显示产业发展最早的地区之一,近年来,随着华星光电、旭硝子、日东光学、深超光电、三利谱光电、盛波光电、华映显示等项目的建设,深圳平板显示产业链整体实力大幅提升。

其中,华星光电、旭硝子、三利谱光电、日东光学、华映显示等均落户于深圳西北角的光明新区。数年时间,以华星光电为龙头,光明新区一跃而为不仅是全市最大,在全国也有重要影响的平板显示生产基地。但发展至今,光明新区平板显示产业也面临着深圳产业空间不足的整体困境,如何突围成为未来发展关键。

让光明“后来居上”

深圳的电子信息产业高度发达,下游终端厂商众多,形成庞大的终端生态链,无论是大尺寸还是中小尺寸,大小厂商数以千计,囊括了智能手机、数码相机、平板电脑、导航仪器、车载显示、液晶电视、桌上电脑等产品。这些终端产品对各种大中小面板的需求巨大,因此,深圳发展平板显示相比全国任何地区都显得更为重要。

随着信息社会的到来,显示屏成为电子设备的主要部件,而平板显示产业也成为电子信息领域的三大核心产业之一。而从华星光电项目开工算起,数年时间,偏隅深圳西北角的光明新区一跃成为不仅是全市最大,在全国也有重要影响的平板显示生产基地。对于光明新区来说,平板显示产业也成为支撑地区发展的支柱产业。数据显示,光明新区2014年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产值600亿元,其中平板产业产值就接近400亿元。

占地面积6.4平方公里的光明新区平板显示园,是光明新区平板显示企业的聚集地。目前已经被广东省政府确定为全省首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之一,被市政府评为全市首批外贸转型升级示范基地。没有围墙的平板显示产业园区内,现代化厂房整洁大气,道路两侧绿树婆娑。而如果将时光拉回5年前,这里还是一片长满荒草,间或种植了蔬菜的荒地。

深圳平板显示产业发展起步早,是我国平板显示产业发展最早的地区。“深圳的产业链在全国来说是最完整的,就单个城市产业链的完整性而言,不但在全国是仅有的,在全球也是罕见的,”深圳市平板显示行业协会首席顾问孙政民告诉记者,“那时深圳的平板显示企业主要是集中在福田、南山和宝安,光明新区在整个深圳的平板显示发展中属于后来居上者,光明新区平板显示产业的发展还得益于整个深圳平板显示产业链完整的产业优势和转型升级的政策导向。”

光明新区经济服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带的组成部分,新区建立之前,已经有了华映、莱宝、力合、日东光学等平板显示企业落户于此,应该说有一定平板显示产业基础。此外,作为深圳的原特区外地区,光明新区当时还有着相对充裕的产业拓展空间。”

华星光电副总裁车汉澍表示,平板显示产业是技术密集产业,华星光电落户时,光明新区具备了大工业的配套要素,“所以我们的建成时间短、效率高。”

据了解,由于显示面板处于产业链中游,在产业链中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可以带动原材料、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等支柱产业发展。深圳的电子信息产业高度发达,下游终端厂商众多,形成庞大的终端生态链,无论是大尺寸还是中小尺寸,大小厂商数以千计,囊括了智能手机、数码相机、平板电脑、导航仪器、车载显示、液晶电视、桌上电脑等产品。这些终端产品对各种大中小面板的需求巨大。因此,深圳发展平板显示相比全国任何地区都显得更为重要,特别是本地就有十分巨大的市场,为发展平板显示提供了强劲的驱动力。

对此,车汉澍深有感触,“液晶显示屏加上后面的背光模组,差不多占了一台电视机工业成本的80%。长期以来,中国的彩电行业饱受"缺屏"之苦,做到20%就到天花板了。这种情况从2004年到2011年差不多持续了8年时间。在全国范围内看,更有迫切需求的是深圳,是市场需求拉动了供给。TCL也深感上游原材料缺乏的切肤之痛。深圳市政府和TCL都有共同的需求和决心。”

一个项目打通

上下游本土配套产业“深圳的平板显示产业集聚效应在国内是最明显的。我们一二期投资490亿元,按照1∶5的行业带动效益来算,带动的是超过2000亿元的上下游产业规模。”“一些平板显示产业链上的企业原来是单打独斗,现在与华星光电的相互合作中,倒逼技术提升,本土配套能力正在进一步提升。”

正是这种共同的需求和决心,催生了深圳建市以来单笔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也是深圳市政府重点推动的项目——华星光电。

2010年1月,华星光电在一片荒地中开工建设,一期项目投资245亿元,2013年开工的二期项目再投资244亿元。华星光电还创造了全球同行业中让人瞩目的“深圳速度”。一期项目从打桩建设到开始量产只用了19个月的时间。5年时间里,华星光电8.5代线也成为全球液晶面板行业规模最大、效率最高的8.5代线,有力推动改变了我国彩电产业“缺芯少屏”中“少屏”的被动局面。

据了解,随着近年来我国平板显示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平板显示成为各地方政府投资的热点。现在全国已经有8条8.5代线建成投产,投资规模还在持续扩大。深圳的竞争力到底如何?

“深圳的平板显示基地经营效率是全球最高的。而这种运行效率是持续的。”车汉澍列举了一系列数据,如华星光电的电视面板出货量占全球企业排名的第五位;华星光电两条线已经连续10个季度营业利润率、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率在全球同行业中名列第一。

他指出,平板显示产业是集聚效应非常强的产业,包括数千种设备,上百种上游材料。“和其他地方相比,单从产业集聚效应来说,深圳的平板显示产业集聚效应在国内是最明显的。我们一二期投资490亿元,按照1∶5的行业带动效益来算,带动的是超过2000亿元的上下游产业规模。”

与华星光电比邻而居的旭硝子正是被华星光电吸引而来的。2011年,光明新区引进了旭硝子8.5代TFT-LCD玻璃基板制造项目,以满足华星光电8.5代液晶面板项目的需求。就在一些国际巨头纷至沓来的同时,一些本土的配套企业也迎来了发展的新机遇,如三利谱近两年呈现30%的高速增长态势。

笔者了解到,光明新区平板显示产业上游原材料生产环节的企业项目有三利谱科技及日东光学的偏光片、旭硝子的玻璃基板、帝光电子和星源电子的背光源、莱宝高科的彩色滤光片及力合薄膜的TFT防静电膜、林德和美国空气化工的特殊大宗气体,中游液晶面板及模组生产企业项目有华星光电8.5代TFT-LCD液晶面板、莱宝高科2.5代TFT-LCD液晶面板及华映显示、宇顺电子大尺寸TFT-LCD液晶模组等,下游品牌制造商有大量的电视、手机和平板电子产品制造企业。

“光明新区之前沉淀的一些平板显示产业链上的企业原来是单打独斗,现在与华星光电的相互合作中,倒逼技术提升,本土配套能力正在进一步提升。”光明新区经济服务相关负责人表示。车汉澍也告诉记者,深圳本土配套能力的提升降低了华星光电的采购成本,“大家都在努力,国家也在推动扶持。”

就在以华星光电的龙头带动效应在持续扩张的同时,光明新区另一家本土生长的企业欧菲光,也已占据了我国触摸屏这一细分行业中的龙头地位。据了解,欧菲光主攻精密光电薄膜元器件制造,连年占据全球红外截止滤光片出货量第一,是我国少数能够在精密光电薄膜元器件领域取得世界领先地位的企业。今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榜单中,欧菲光榜上有名。

技术要比产品跑得快

未来要生态领先“现在新的世代线基本是在长江沿线,深圳出于空间能耗的瓶颈,不能光跟人家拼产能,而是要抓住关键点,拼技术、拼高端、拼应用、拼配套。即使不能做最大,也要做最好。”

液晶显示不仅是资金密集型产业,也是高技术的朝阳产业。在全球显示领域,近年来韩国、中国、日本企业开始竞相加大在“下一代显示技术AMOLED上的投资布局,以期抢占新型显示的话语权。中国企业与海外厂商正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如何应对这一发展趋势?记者了解到,在较短时间内华星光电抓住了产业转移机遇,迅速聚集了一批行业精英,形成了三级人才梯队战略。现在,华星光电是中国同行业唯一家依靠自主创新建立起来的高世代液晶显示产业企业,近3年的研发投入超过35亿元,国际专利累计申请量仅排在华为、中兴之后。

随着华星光电项目一、二期集中建设,将为光明新区打造一个年投片280万片,年产值超340亿元的液晶面板产业基地,带动上下游产业链加速集聚,在提升企业竞争力的同时,引领国内8.5代TV面板向氧化物、OLED新型显示技术升级。

“可以说,我们在液晶显示产业产品技术水平和工业制造水平上,已经跻身全球液晶显示行业的一流水平。”车汉澍指出,未来华星光电的发展,是如何由效率领先,变成产品领先,进而技术领先,最终迈向生态领先。他解释,生态领先就是在产业圈里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定义权,“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另一细分领域的龙头欧菲光也深刻意识到创新的重要性,在美国硅谷、韩国水原、日本东京、中国大陆以及台北设立了五大研发中心,每年将超过营业收入5%的资金用于研发,2014年实现产值194亿元。

实际上,促使企业走技术领先发展路线的还有来自产业空间的压力。车汉澍告诉记者,华星光电将两个厂建在一起,管理成本低,尝到了集约化发展的甜头,但是要继续扩展,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发展空间问题。据了解,随着光明新区城市建设的深入和之前产业用地的不断消耗,新区的土地供应日趋紧张,这也影响着平板显示产业的进一步集聚。光明新区的困境也是深圳的困境。

此外,近几年随着竞争的白热化,关键材料和核心装备已成为制约我国新型显示产业发展的瓶颈。孙政民指出,目前平板显示技术已经完全能满足人眼观察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平板显示技术快要遇到了天花板。在产能提上来后要解决的是下游的广泛应用和上游的材料设备的问题,“现在新的世代线基本是在长江沿线,深圳出于空间能耗的瓶颈,不能光跟人家拼产能,而是要抓住关键点,拼技术、拼高端、拼应用、拼配套。即使不能做最大,也要做最好。”

据了解,作为当前全球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热点,我国平板显示产业已被列为电子信息的三大核心产业之一。近年来,为引导我国平板显示产业健康有序发展,国家相关部门相继出台多项政策支持产业发展,《2014-2016年新型显示产业创新发展行动计划》的发布指引了未来几年的产业发展方向。

“企业的技术路线是市场决定的。政府要营造好的营商环境,打造优质高效率的服务体系。”光明新区经济服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光明新区将华星光电项目建设作为“一号工程”,开辟绿色通道,提供了贴身式、保姆式服务。“未来平板显示产业还将是光明新区的优势支柱产业,但囿于土地空间紧缺,将可能有选择性将核心研发、制造等环节向新区集聚。”

据透露,目前深圳正在考虑更高世代线的研发和建设。